东方与西方的色彩碰撞 ——听天津音乐学院青年交响乐团音乐会有感
日期:2017年05月12日 15:52:17

    2017年4月25日晚七点半,作为天津音乐学院青年交响乐团在广东巡演的最后一场音乐会,著名指挥家汤沐海携乐团来到广州大学城星海音乐学院音乐厅,为我们带来一场精彩绝伦的音乐会。整场音乐会共五首作品,之所以选取这五首作品有两方面原因,一是陈怡、周龙教授为天津音乐学院“特聘教授”;二是以此展现天津音乐学院青年交响乐团艺术实践教学的丰硕成果。

音乐会由周龙的《鼓韵》、 陈怡的《歌墟》、徐昌俊的《凤点头》、许舒亚的《日巅》和雷斯皮基的《罗马的松树》五部作品组成。其中前四首作品均为活跃在国内外的当代华人作曲家创作而成,作曲家在尊重中国传统音乐文化中音乐旋律表现性的基础上,融入西方现代的作曲技法。如《歌墟》中的旋律选用了西南少数民族的音乐旋律作为素材,用西方管弦乐队的演奏营造中国少数民族节日欢腾热烈的气氛。乐曲的第三主题是“跳月歌”与“飞歌”,两种民歌旋律的对位掀起了乐曲的第一个高潮,仿佛身临歌墟节的狂欢现场。再如,《鼓韵》是一部以中国大鼓为主、乐队为辅的现代作品。大鼓与乐队齐奏部分,乐队作为大鼓的衬托突出了大鼓的音色。

又如,《日巅》的构思来自中国神话《夸父追日》,笔者在音乐中感受到来自远古先人征服自然过程中顽强不息的精神。这三部作品并没有局限于原型素材提供的文化背景与音乐氛围,而是大胆运用西方器乐技巧和表现手法,将中国的传统音乐从另一个角度表现出来,融入到整体音乐发展中。三位作曲家都有在外国的求学经历,他们将西方的作曲技术运用到创作现代中国音乐上,用西方的视角体现了中国音乐文化的内涵,同时向西方传播中国传统音乐文化。

《凤点头》这首作品是新加坡华乐团委约徐昌俊先生为乐团所创作的现代民乐作品。从创作的角度看,这是一部中国民族乐器与西方乐队碰撞与交汇的作品。扬琴在中国民族乐队中是必不可少的乐器,其音色明亮清脆,音乐表现力强,且由于其方便演奏半音,因此与其他乐器的融合度高。乐曲采用扬琴与弦乐队一应一答的音乐形式,从作品整体看扬琴作为引领整首乐曲的音乐发展,不论从扬琴的独奏展示还是与乐队合奏都能将扬琴的音色特点突出。一方面体现出中国乐器与西方乐器相互擦出火花,另一方面展现了作曲家立足于中国传统音乐文化的根基,用扬琴协奏曲的形式表达中国传统音乐。

扬琴演奏上,此次天津青年交响乐团特邀中央音乐学院扬琴青年教师王玉珏担任扬琴独奏。不论从力度的强弱对比还是快速的节奏技巧,王老师都处理得非常得当。在乐曲第二部分中,作曲家在扬琴的演奏技巧上使用了由黄河教授独创的技法“九连弹”,即运用手腕的力量集中且密集地在同音上用单笕快速连击,给人听觉上以“线”的错觉。对此技法的处理王玉珏老师手腕用力均匀,音的强弱收放自如,音乐感染力极强。整首乐曲下来,王玉珏老师表演大方自信又稳定,展现了青年一代演奏家的风采。

《罗马的松树》作为整场音乐会最后一部作品,也是全场唯一一部西方作曲家的作品。它与前四首中国作品产生了东方民族音乐色彩与西方音乐色彩的对比,更是引出整场音乐会中西音乐文化的相互交流。

纵观全场,四位华人作曲家中有三位活跃在西方音乐界,他们在习得西方作曲技巧的同时也注重传承中国传统音乐文化,创作出富有独特韵味的中国“新音乐”,这种独特的“新音乐”既包涵中国的文化内涵,又彰显出时代性,很大程度使音乐不只是停留在民族性这一特征上,而是扩展到世界性上。而且,本场音乐会特邀指挥汤沐海,也是在世界范围内享有声誉的华人指挥家,他的指挥具有强大的音乐表现力,能准确地表达音乐中更深层次的情感。他带领着天津音乐学院青年交响乐团的演奏更加出色,使得乐团的潜力得到极大的发挥。

在这场音乐会中,四部中国当代作品都有一个明显的特点,即作曲家选取中国民族音乐素材,运用西方现代作曲技巧来表达中国音乐文化。这种中西结合的创作手法似乎已成为很多活跃在国际舞台的当代华人作曲家的一种创作倾向。多年来,中国作曲家显然已探索出并习惯了这一创作手法。但,是否只有这一种手法,值得我们后人深思。(音乐学系2015级 何周洋  指导老师作曲系 胡玥   摄影音乐学系2015级 叶琳)


天津音乐学院青年交响乐团


汤沐海指挥乐团


扬琴演奏 中央音乐学院教师王玉珏